环境

主页 | 中国 袁伟静叙述监狱对陈光诚遭殴打事件的调查 2007-06-2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621-hd.mp3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山东临沂被监禁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最近在监狱中遭到殴打,他的妻子袁伟静向自由亚洲电台叙述了监狱对这一事件的调查结果

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请听报道录音 Download story audio 现年36岁的陈光诚,曾多次协助法律界人士和海外记者调查临沂当局在计划生育工作中滥用暴力等情况,因此遭到当局忌恨

自2005年8月,陈光诚一直被软禁家中,2006年8月他被沂南法院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及“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4年零3个月

陈光诚被判刑后,他的律师李劲松曾申请要求监外执行,但遭到拒绝

今年6月16号,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和陈的大哥陈光福到临沂监狱探望陈光诚,发现他遭到毒打, “到后来他跟大哥说了几句以后,我就开始看见他把上衣解开,给大哥看左侧的肋骨,还有把裤子挽起来,我一下子就看见伤疤了,肋骨肿胀,我一下子就明白什么意思了

后来他说在里面遭到了殴打,六七个人打他,有打他耳光的,有打他头的,有几个人反复地踢他,现在他的肋骨疼痛感觉好像断了似的

” 袁伟静说,看到丈夫的伤痕后,她立即要求监狱进行调查, 袁伟静:“我要求他们立即给他做检查

就是昨天我们等了一天也没消息,今天我又去了,他们给我的答案是‘做了检查了,陈光诚浑身没有任何毛病,也没有任何伤痕

’” 记者:“那些伤痕是你亲眼看到的,是吧

” 袁伟静:“对,我都看到了

他还说没有伤痕

还说是光诚去打别人

” 记者:他们还说光诚看不见还去打别人

袁伟静说,陈光诚遭到毒打后,曾一度绝食绝水

记者:那光诚是不是现在开始吃饭喝水吗

袁伟静:“监狱方对我说,他开始吃饭了,我不知道,我希望这是真的,因为19号我走的时候我说‘光诚,我求你了,你一定要吃饭

你不吃饭才中计了,因为自己不吃饭不喝水会对自己身体造成伤害,他们就会说跟他们没关系,不是我们不给你吃,是你自己不吃

’” 记者:“你今天去监狱找监狱管理人员,又见到光诚了吗

” 袁伟静:“没有,我要求见,因为光诚现在出现被殴打的这种严重情况,我希望今天能够再一次见到他,我想看看他到底怎么样

但他们拒绝了说‘不可以

’” 陈光诚的律师李劲松说,陈光诚这次遭到殴打的起因是他拒绝被剃光头, “他认为自己是蒙冤的,不是罪犯,所以不愿意象其他服刑犯人一样被剃光头

剃头的可能是服刑犯自我管理

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他有抗拒,监狱方面说是光诚打了平常护理他的那些人

” 李劲松说,陈光诚是盲人,在监狱中生活十分不便,袁伟静和家人前往探视时,陈光诚曾向家人表示,他在狱中经常挨饿, “光诚是盲人,在牢笼里头没有朋友,万一受到什么伤害,出了什么事就更加难以处理了

” 陈光诚自学法律和参加维权活动的事迹在海内外发生影响,他曾入选美国《时代杂志》全球100名最具影响力人士之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 2007 Radio Free Asia 相关报道 广州数百复转军人省府上访 代表遭公安暴打胸椎骨折 新疆监狱残疾人呼救 刑满遭关押13年 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被释放 温州渔民抗议炸山填海 记者采访县长说不能乱问 家人会见郭起真:郭在狱中遭毒打全身是伤 天津东洲抗征地十四人重判 大陆还有多少个东洲

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受虐绝食抗议 狱方视而不见 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被警察带走 黑龙江富锦失地农民维权代表被捕 无证滞留期会友谈国情 杨建利平和看去留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