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中国 陕建八居民再遭暴力袭击七人住院 厂方称拆迁正常 2007-06-2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621-dx2e.mp3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陕西省第八建筑公司家属院的拆迁工程星期三再次发生暴力袭击事件,七名被拆迁户受伤住院,当地志愿者已将伤者照片发给本台

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否认事件,称拆迁正常,星期四十六户自愿签字搬走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请听报道录音 Download story audio 拆毁的咸宁东路34号院(照片由志愿者提供授权本台发表) 本台曾报道五月初西安咸宁东路34 号院,陕西省第八建筑公司(简称陕建八)的职工家属院遭到厂方雇佣打手暴力拆迁,居民曾连续三天堵路抗议

事隔一个多月,星期三下午,同类型暴力事件再度发生

拆迁办人员带同十多名打手到维权骨干退休职工杨淮家,强行扯掉挂在院子墙上一幅写着:“捍卫法律尊严,弱势百姓将用鲜血和生命保卫家园”的横幅,并强行进屋,杨淮的儿子杨东新遭到围殴,八十一岁的杨淮老人上前阻挡同样遭殴打

父子其后都要住院治疗

病床上的杨东新,星期四对本台讲述经过:“ 他们来家里头条幅扯了,他先在院子里面我就没出去

然后他走进我们的家门找事儿,我就跟他说那是我们的东西,搁在我们院子里跟你也没碍事

然后他什么话也没说,劈头就打,我爸也起来了,这情况下他们人多嘛

现在我头晕恶心

” 除了杨淮父子,另外五名前往阻止暴力事件的维权职工也遭到殴打受伤住院

当地志愿者把照片以及了解到伤者的情况发给了本台

分别是: 杨东新: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脑震荡、右肾挫伤; 吴桂芝: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脑震荡、头皮血肿;杨 淮:右腿多处软组织损伤;马巧梅和杨玉珍: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党先茹:头面部外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王海荣:因遭推打引起心律失常

6月20号被打伤的八十一岁退休工人杨淮(照片由志愿者提供授权本台发表) 其中吴桂芝对记者说,他们住院后仍受到监视“昨天打的是几个代表,他现在在医院里把我们都看守监视起来了

公司的人带着十几个年轻小伙,有几个年龄大点的,手里提着扳手、拿着砖到人屋里

根本跟你理都不讲,劈头盖脸的打起来了

” 据了解,星期三袭击事件发生时,居民报警求救半个小时没有警察到场,直到他们抬着伤者再次封堵了咸宁东路

而当地派出所警员到场后没有抓捕行凶者反而赶走了两名记者,另一位住院居民王海荣对记者说:“我现在医院心率跳动太厉害,他们在楼道看着呢

(是不是昨天也有记者想去采访

)想去派出所的驱走了,不让拍照

打人凶手都在那儿,也没抓人呀!” 记者致电管区的韩森寨派出所询问事件,警员表示不知情:“不不不不知道,我们具体不知道

” 居民五月五号凌晨曾被袭击

当天开始连续堵路三天,后遭警察驱散

(照片由志愿者提供授权本台发表) 另一方面记者也致电了陕建八公司负责拆迁工作的保卫科科长张良凯,他否认有暴力逼迁,称拆迁很正常,星期四有十六户自愿签字搬出:“ 谁跟你说的,没有像你说的这种情况

(那你了解的情况是什么呢

)我看拆迁很正常,今天已经有十六户签合同搬离了

(有没有对他们实行暴力驱赶呢

)没有没有,自愿的

直到目前还有十户没有来迁,我们还在做工作,到明天早上就只剩五六户了

很顺利,好吧!

” 居民说,这种暴力袭击之下,才有十多户居民一同搬走的情况,而仍住在医院的几位维权代表家也在星期四被掀掉了屋顶上的瓦,他们不知道何处去,吴桂芝说:“直到今天,把我们没走的人屋上面的瓦给溜了,我们现在无能为力了,人家现在直接说明要把我们往死里打呢! ” 陕建八公司零五年将职工家属院及相连的机房的共48亩土地,卖给了西安卫星测控中心,对居民没有拆迁补偿

公司一直回避居民提出公布交易内容以及相关赔偿款项的要求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 2007 Radio Free Asia 相关报道 贵州电站建设库区村民述说反对搬迁的原因 天津东洲抗征地十四人重判 大陆还有多少个东洲

四川学生被杀而引起警民冲突 广州最牛钉子户抗争三年被强制拆屋 东莞玩具厂老板卷款而逃 近两千工人讨要工资罢工 北京酒仙桥区开发商透露将不顾居民反对开始拆迁 呼和浩特市五千居民与警察发生流血冲突 湖南女贩离奇死亡 死者儿子“袭警”被抓 四川道孚县八美镇发生藏民骚乱 北京酒仙桥区危房改造居民投票 原定拆迁方案可能变更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作者:傅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