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中国 天津东洲抗征地十四人重判 大陆还有多少个东洲

2007-06-19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619-dx21d.mp3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天津的东洲村14名失地维权农民本月被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以及妨碍公务为名,判处两年半到十二年半不等的刑期

他们已经要求上诉,家属呼吁救援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请听报道录音 Download story audio 去年十二月天津市武清区东洲村民为了抗议非法征地、没有赔偿的工程动工,集体卧轨

十四名村民本月被判,最重达12 年半有期徒刑

丈夫杨廷禄被判九年半的祁之君女士星期二告诉本台:“抓了十四个人,我们家的判了九年半,他们是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妨碍公务三个罪名

(家属收到判决书么

)没有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个判决的

)他在电视上公布的,六月七号晚上和六月八号中午的武清电视

说六月五号下午判的

” 而被判刑村民的家属不但没有收到判决书,他们连何时开庭审判都不知道,姐姐丁树银被判十二年半的丁女士,星期二接受本台采访对此表示不满:“ 判十二年半,具体现在没收到通知,他秘密判的,判完之后人去看守所问,看守所人告诉就剩十天上诉期,根本你就没有机会去找律师或者辩护,没有机会

” 记者致电武清区法院查询该案:“(这个案子什么时候开庭的

好像没有开过

) 开完了,这个你没有律师他们就没告诉你

有义务通知律师,没有义务通知家里

(刑期是多少年

)你不也知道么

最重十二年半,最轻两年多

(阻碍交通就十二年多

)这是数罪并罚,不是三个罪么

三个罪加到一起

(但为什么家属没有收到判决呢

)没有未成年人法院没有义务告诉你家属,如果上诉,会让看守所给你上诉的

” 然而据了解,家属在找律师方面遇到很多困难,有的是经济条件不允许,有的是律师不愿意介入这种案件

但还是有两个村民请倒了辩护律师,却也没有被通知开庭宣判

村民崔玉告诉记者她被判十二年半的丈夫李殿喜,连同所有被告村民,都申请了上诉:“看守所往家来电话让我们拿东西去,然后他们都往外写信了,说现在都已经上诉到天津中级人民法院了

 ” 崔玉告诉记者,家属们现阶段正不断上访和寻求法律援助人:“因为判这么重我们觉得特冤,所以我们现在就给他们跑着请律师,带着上访什么的,可是都不行啊!” 天津市武清区黄庄街道东洲村的三千多亩耕地几年来被区政府侵占却没有分文赔偿,村民零五年发现当局没有任何合法征地手续,便开始了维权

然而在官方多次动用大量警力强行施工的情况下,大量的农田已经变成了商业住宅小区,去年十二月,因为铁路的扩建再次侵占农田时,上百村民阻止施工,部分人更上了铁道

当局出动数以千计的武警、防暴警和公安,驱散群众,当场抓捕三十多人,部分人拘留一个月后获释

祁之君认为丈夫没有做错,当局是欲加之罪:“ 就是因为征地不合法,他就是特别耿直,为老百姓说理,你占地为什么不给钱

所以现在给他们逮起来又判得这么重的原因

俺们也没有错,俺们本身就是维持公道,像我们那老公根本没上铁道,他也给逮走了

(那铁道其实受到阻碍了么

被破坏了么

)没破坏,停车一个钟头

铁道部现在都已经撤诉了,县里面还什么的

” 零五年十二月广东汕尾的东洲村曾发生军警枪杀失地农民事件,其后被判刑的不是开枪杀人者,而是十三名维权村民,事件震惊中外

零六年十二月,在天津的东洲村也发生了抗议征地被大规模镇压事件,十四名村民被判重刑

南北两个东洲村的雷同遭遇是巧合,还是同类型的政府行为在急速发展中的中国大陆已经到了俯拾皆是的地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 2007 Radio Free Asia 相关报道 黑龙江富锦失地农民维权代表被捕 湖北残疾人上访被押回 江苏维权人士被禁上网 专访中国维权律师滕彪 中国人权:保密制度是中国法律的迷宫 郭飞雄案开庭延期 日期待定 上百名访民要人权被抓 周莉维权被打被威胁 全球声援高智晟委员会呼吁中国政府批准高智晟赴美领奖 魏京生离开东京成田机场返美 天津维权人士郑明芳遭当地政法委书记毒打 维权人士郭飞雄被酷刑逼供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