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专栏 | 调查报道 说真话打成右派二十年 耄耋老人呼吁彻底平反(三) 2007-06-15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613invest.mp3 对五十年代被打成右派的大批老人要求平反的有关情况继续展开调查 听报道 Download story audio 中国的右派经历了漫长的劳动改造和政治歧视生涯,1977年,中国领导人胡耀邦开始担任组织部长,着手改正右派的问题

1978年,中央多个相关部委专门就右派平反问题在山东烟台召开会议

会上产生了激烈争论,保守派认为,只要给右派摘掉帽子,妥善安置不歧视就够了,没有必要对右派的冤枉进行平反,但胡耀邦认为,必须对右派彻底进行平反改正

但最终结果是保守派的意见占了上风,1978年四月8日,中共统战部上报《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的请示报告》,文件中说:“1957年反右本身没错,问题是扩大化了”,对于错划的右派文件只是提出进行妥善安置,但没有提及如何对错划的右派进行彻底平反

1978年九月15日,右派平反的实施细则在胡耀邦的主持下得以贯彻,大批右派得到平反,到1980年五月,只有少数右派没有平反:其中包括五名著名大右派:章伯均、罗隆基、彭文应、储安平、陈仁炳等九十多人

1981年,中共中央有关的《建国以来党的若干问题决议》承认反右运动严重扩大化,把一批知识分子、爱国人士和党内干部打成右派分子,造成不幸的后果

但直到今日,中国共产党没有承认所有反右运动完全是个违反人权违反宪法的错误和历史悲剧

虽然部分右派后来回到原来工作岗位,少数右派,如朱容基还被升任国务院总理,但大多数右派,年纪很大,已经无法恢复中断多年的专业工作,成为科学家、工程师的梦想大都破灭

不过,苦难也造就了知名的右派作家,如撰写《苦恋》的白桦,还有邓有梅,从维熙、王蒙等,而记者出身的右派刘宾雁继续秉持其一贯的干预生活的立场,被誉为“中国的良心”,但很快被新的政治运动冲击,八九学生运动之后被迫流亡海外,客死异乡

俗话说,不平则鸣

这些已经风烛残年的右派从2005年开始,就发出了声音

2005年十一月,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史东平等数位右派人士及其家属给人大发出公开信,要求中共对反右运动反省和公开道歉,在三个月内获得一千五百多右派以及家属的回应;2007年是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北京有61名右派签署公开信,要求中共公开道歉、明确宣布反右是错误,并给予错划右派的人士赔偿

此后,前右派铁流等先后数次签署给中共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给右派彻底平反

不过,至今中国官方没有任何回应,反而加紧了对右派的监控

前右派、物理学家许良英认为,中国对于反右一直没有彻底认错: (录音) 铁流对记者表示,他们虽然多次进行呼吁,但至今官方没有任何回应: (录音) 前右派、经济学家茅于轼则对于目前中共领导人对右派问题采取回避的态度感到不解: (录音) 据调查,那些在文革中被冲击的老干部后来大都得到彻底平反,补发工资而且官复原职

那么,为什么同样是受到冤枉,对两批人的待遇如此不同呢

茅于轼认为,这主要是有操作上的困难: (录音) 不过,铁流认为,更主要的原因是对右派在政治上不信任: (录音) 铁流对记者表示,虽然官方对于这些右派的彻底平反的呼吁不予以理睬,但他们将继续上书中央,直到问题得到正式解决: (录音) 不过,今年八十岁的许良英有生之年看到右派彻底得到平反不报乐观态度: (录音) 那么,为什么明知道官方近期内不会收回成命改正有关右派的结论,这些右派们为何继续申诉呢

许良英对记者表示,这主要是对历史负责: (录音)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

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 [email protected] 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您也可以上网收听本台节目,网址是:www.rfa.org © 2007 Radio Free Asia 更多调查报道 说真话打成右派二十年 耄耋老人呼吁彻底平反(二) 说真话打成右派二十年 耄耋老人呼吁彻底平反(一) 在体制内擦边球的网络调查记者 《中国农民调查》作者陈桂棣、吴春桃专访 残疾人家鱼场两次被毁 巨额投资付诸东流(上、下) 人去楼空 住宿费是否应照收

徐州学生抱怨校方乱收费 大户室内买股票遭清仓 大学教师遭损失上街抗议 众上海青年流徙闽北军天湖 尴尬囚徒五十年望断回乡路 贪赃枉法狱警私放大毒枭 抓小放大始作俑者仍逍遥 记者披露造纸厂污染环境丢工作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