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中国 中国出台《关于加强人民法院审判公开工作的若干意见》 2007-06-15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614-sd.mp3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14号公布《关于加强人民法院审判公开工作的若干意见》;最高人民法院一位发言人称,加强审判公开是建设公正、高效和权威的司法制度的迫切需要

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请听报道录音 Download story audio 公开审判制度为中国宪法和法律所确认

最高人民法院在1998年的《人民法院五年改革纲要》中重申了这一制度的重要性,这次又公布《关于加强人民法院审判公开工作的若干意见》,说明公开审判制度的落实还是一个有待实现的任务

美国纽约大学法学教授虞平说: “审判公开当然只是法制国家的一个基本原则,可以提高民众对法律的信念,提高法律的公信度

关于这点我觉得现在最高法院反复强调这个原则本身是个积极的姿态

后面反映的问题我们也应该看到

为什么最高法院在有法律规定的情况下本身在过去的十年也是三令五申地要求坚持这个原则,现在又重新提出来

我觉得这个背后有些背景

很多司法腐败的出现都有一些具体表现,其中之一就是没有公开,没有很好地接受监督

” 美国马里兰大学法学教授邱宏达表示,重申审判公开是好的,希望今后不要对庭审旁听实行不合理的限制: “是有点进步,但最重要的是哪些人可以拿旁听证

是每个人可以拿还是不行

通常旁听证是限制人数的,象魏京生审判的时候就限定都是他的人进去

” 邱教授说,审判程序接受当事人的监督是必要的: “当事人监督当然有必要,当事人请律师去听,有辩护的权力

” 纽约大学的虞教授表示,当事人理应被告知他们的权利: “当事人参与审判过程有很多的权力,这些权力怎样得到行使有赖于有关执法部门,包括法院进行告知或者预知,所以法律要求除了我们对当事人要赋予这样的权力外,还有告知这些权力的义务,也就是在庭审征查过程中这个当事人或者犯罪嫌疑人在讯问的时候,法律就要求犯罪调查机构,通常是公安机关要对当事人在拘押的同时先告诉他有什么权利

比如当事人被告人有权聘请律师,可是我们知道很多当事人对法律并不了解,不知道有这个权利,无法行使这个权力

” 中国规定人大及其人大常委会对法院工作有监督权,但是虞平表示,法学界的共识是,人大及对法院所审理的个案的监督不宜太具体

虞教授还说,媒体应当对法院审案过程有充分的报道自由,但是在谈到媒体监督的“度的问题”的时候,虞教授表示, “问题在于怎样的舆论监督是一个社会或者一个法律制度所容许的

法院可以决定不容许案件的直播,作为媒体没有权要求直播,但是并不意味着媒体不能报道

我觉得报道应当是许可的

中国怎样用媒体体对法院进行监督可能是一个需要研究的课题

媒体在报道的过程中也应当恪守媒体的职业道德,不应当为炒做而炒做

而应该客观、全面、真实地报道案件的整个运转过程和审理过程

” 马里兰大学的邱教授表示,中国媒体对法院的舆论监督效力值得怀疑,因为中国的新闻自由很有限度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 2007 Radio Free Asia 相关报道 湖南女贩离奇死亡 死者儿子“袭警”被抓 中国出台新政策,维护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工作权利 中国政府颁布公开政府信息的政策 中国将向国企提取红利 湖南一农妇在派出所离奇死亡 当局称自杀并强行火化尸体 法学界有关陪审员的精英化与平民化之争 中国拟今年在全国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工作 中共重视对新社会阶层的统战工作 教授称中国户籍改革已有路线图尚未变为里程表 中国将允许更多公众参与立法和监督执法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