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吉林扶余市千名学生中毒 当局封锁消息家长担忧 2017-05-18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扶余市第二实验学校

(public domain) 吉林扶余市千名学生中毒 当局封锁消息家长担忧 学生家长们陪伴子女在医院输液,等候治疗

(媒体人提供/记者乔龙) 学生家长们陪伴子女在医院输液,等候治疗

(媒体人提供/记者乔龙) 官方微博称,45人住院

(媒体人提供/记者乔龙) 一名学生需要转院

(媒体人提供/记者乔龙) 吉林省扶余市第二实验学校发生集体中毒事件

5月14日起,该校不少学生发现饮用水有一股恶臭,但是学校食堂仍然用臭水做饭,学生在用餐后,出现上吐下泻等症状

17日,该校八千名学生停课

扶余市政府发微博称,338人住院治疗,市政府已启动应急预案

网民披露,有一千名学生住院

市卫生局对本台证实此次事件

中国官方媒体表示,事件是由诺如病毒传染引起的

5月18日,有网友爆料称,扶余市第二实验学校学生中毒事件涉及数百人

搜狐公众号“鉴闻”报道,一名自称扶余市第二实验学校的学生发表长文称,5月14日晚,该校学生发现,教学楼一层、二层、三层的水龙头的水散发着难闻的恶臭味

学校食堂用有问题的自来水做饭,米粥的气味令人作呕,馒头也有难闻的气味

之后,班级饮用水也有了难闻气味

15日晚,部分学生身体异常,出现胃痛、呕吐、发烧等程度不一的症状,而且生病学生越来越多

16日晚,出现病症的人数急剧增加,许多同学都开始胃痛和呕吐,卫生间和医务室人满为患

直到17日,学校才决定放假

一名在扶余市卫生系统工作的人员称,一些比较严重的学生被送到了长春的医院

扶余市卫生系统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当局全力封锁消息,就连卫生系统的工作人员,大都不知具体患病人数

不少学生转到周边城市的医院救治

新浪网民“多云不转晴的天”发帖称, 已经有一千多人被转送各地医院,严重的学生已经转到长春的医院

本台记者18日多次致电扶余市第二实验学校,但无人接听

记者致电该市卫生局办公室,接听电话的官员对记者证实事件

记者:学生的症状,现在怎么样,他们的治疗情况

回答:哪一位

记者:记者想问一下

回答:不清楚

记者:患者的病情有没有得到控制

回答:我不知道,我们是办公室人员

记者:食物中毒的情况,您不知道啊

回答:我知道这个事情,但是我不知道我们(领导)去的都是谁,情况怎么样

(去的)人都没回来

我也不知道哪一位领导去了

记者联系到一位学生家长周女士

她愤怒的告诉记者,校方要对这次事件承担责任:“我们觉得很奇怪,孩子的饮食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对食堂的卫生应该是合乎标准的,但是为什么会出这样的纰漏,水质怎么会有这样的污染问题呢,我们家长都觉得很诧异

现在别说教育了,连孩子的基本饮食都出现问题

我们把孩子放在学校怎么能够放心呢”

公开资料显示,扶余市第二实验学校成立于2013年,占地10万平方米,是一所集小学、初中、高中为一体的民办全日制学校,现有小学32个班,初中50个班,高中72个班,在校学生8000余人

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当地公安局一位高官有亲友持有肇事学校食堂的股份

周女士说,政府必须要给家长一个说法:“这个食堂,他们当中是不是有一些利益,给孩子的食物,还有水,都有质量问题

现在家庭孩子都不多,这些毒物对他们将来的智商,还有身体的影响,所以我们希望这个事情要彻底调查清楚”

发生中毒事件三天后,当地政府于5月17在微博“扶余发布”称,16日晚10点左右,扶余市第二实验学校高中及初中部个别学生发生呕吐、腹泻、发烧反应

截至17日15时,住院治疗45人,临床观察293人,所有患者病情得到控制,治疗对症,症状减轻,情绪稳定,无生命危险

按照省领导指示,省直相关部门负责人到现场指导救治工作

事件原因正在调查中

对于官方公布的45人住院,周女士提出质疑

她说:“公布的数字肯定隐瞒,你想一个学校八千多学生,出现了问题(官方)肯定不敢报实数

现在市长、副市长都亲自出面指导工作,说明这个(中毒)人数是很多的,现在市里都引起重视了”

多名网友爆料称:除了学生,该校多名医务人员都出现呕吐症状,疑似学校宿舍之间施工,导致管道损坏造成水污染

17日清晨,相关部门到该校检查水质,却被校方拒之门外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陈平 相关报道 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湖南驾车伤人案死亡人数上升 官媒噤声 美司法部指控四家中国国企涉嫌经济间谍活动 “国际透明”组织:全球最大出口国未惩罚海外行贿行为 斐讯金融平台爆雷投资人欲哭无泪 质疑政府参与其中且监管不力(上) 公安部拟新规“维护警察权威” 国际特赦组织:执行死刑仍以中国为最 “一地两检”深夜启动 港议员批鬼祟 709律师余文生案审查起诉再延期 天安社是什么组织

昆山砍人案引发黑社会讨论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作者:郑蛐啕